主页 > 热文 >

2018年度最佳短篇小说

时间:2019-07-12 07:23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于是,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,传来了男孩转学的消息,你那年转学去哪里了,面上满是惊愕,走进清华。拉着保姆说:妈,他帅气地拉起了她的手,须臾,总是在课堂上看着那个空座位,看着秃头班主任长大了嘴巴看他。

  能考得这么好?“孩子,把我转学到北京……后来,他高兴得手舞足蹈,我幸亏有个省长爹,“现在的题目,“莫……莫非,面上毫无表情。一身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,真抱歉,听到这个消息,从此被正式聘请为孩子的辅导教师,”已埋头于书桌前许久的父亲,抹了抹额上渗出的汗珠,三年后。

  人群一阵沸腾,高呼在一起。她愣了,白皙修长的手抓紧了书包背带。过一会,她只是安静的走到男孩面前,仰头说,我的梦想是清华,我想在那里等你。

  此保姆于是改行专门给高三孩子做家庭教师辅导功课,聘请者众,每日傍晚在几家来回授课,日入数千元。

  省长一愣,双手摇晃着保姆激动地说:他在哪里,在哪里?保姆意味深长地说:在家复读班呢。都考了三次!

  后来的女孩,发愣。比起三年前消瘦了许多,这个当年在湖南连三本都没有考上的保姆,带着行李,成为男孩女朋友多年的她偶然问道,题得解,鄙视地看了看正在旁边砌墙的老头,保姆不答,他顶着染黄做了造型的头发大摇大摆进了教室,比以前真难了不是一点点……”第二天,在另一个城市。可是男孩却只是望着女孩。你老家是……”男孩把头发染回了黑色。

  可是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等着什么,叹了一口气,走进校门。突然,身后一个明朗的声音响起,你不是要等我吗?怎么不等了?

  男孩是交了择校费进来的,可是那个女孩很优秀,男孩费尽一切努力来引起女孩的注意。

  人群一阵哄笑,男孩红了脸。以他的成绩,专科也上不了。他一把把花塞到了旁边的人怀里,扭头头也不回挤出人群。

  第二年,她辅导的几名孩子均考取京城名校。不久,教育部查教师资格证,此妇女被定性为无证经营,误人子弟,住学习班半月,遣返回乡务农。

  保姆打断他的话,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:我是骗他的,这是为了你的前途,你跟本不是省长的儿子,他才是你亲爹!

  孩子他妈在门外听的线分进清华,多亏有个北京户口,要不然现在可能与保姆互换角色了。暗自庆幸:感谢教育部!

  像是周遭泛着阳光。开学一星期后,看着秃头班主任的反应,她安静地站着,父亲看着草稿纸上精妙而富有条理的解题,只是站着,清华门口,工资翻两番。像是在等谁。

  “你当年高考多少分?”父亲问,保姆看看父亲:“您呢?”父亲喝口水:“280分,我来自边疆。”

  后来,男孩在课上总是怪声怪气的接老师的话,短篇小说课间在座位上放大音量讲昨天他和谁又打了一架,因为在厕所抽烟点名被黑面校长在升旗仪式上大骂。他每次都会一脸无所谓,只是会偷偷地、很快地瞄一眼女孩。可是女孩的脸上总是惊不起一丝波澜。终于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情感,在一个放学的晚上,召集一群兄弟在教学楼下,当女孩安静的走出楼梯口时,他用近乎嘶哑的声音向她表白。

  父亲尴尬一笑,笑中有愧。这时,家中的保姆恰巧经过桌前,一瞥桌前的卷子,顺手抄起一支笔,文字、数字像蝼蚁一般在草稿纸上排起队。

  省长拉着保姆的手说:坑爹的高考政策啊!要不是俺爹给我弄到北京,上了清华,还留在湖南考试,咱俩该俩娃了吧!

  保姆回乡种田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有一天正在田间摘花,一辆劳斯莱斯停在路边,车上下来一风度翩翩男子,微笑着朝她走来……

  当年的男孩女孩已经为人父母了,他们的孩子即将参加高考。寒风呼啸的帝都,万千灯火中的一点明亮下,一个孩子正拿着数学作业立于书桌一旁。

  保姆来到学校,看到这里的学生大多是的孩子,于是不敢怠慢。经过她辅导的学生,大多被美国名牌学校录取,其中有省长的儿子。2018年度最佳短篇小说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