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图片 >

《艺展中国》心中的风景·杨惠珺油画作品展

时间:2019-08-06 00:27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无时无刻有生命的万物都在呼吸,我们呼吸之间可以传递心思、情绪。就暂且称之为“气息”,于是我们心里所想、意欲表达,都可以通过“气息”表现出来。

  某日一友问我“杨老师,你画油画、也画水墨也写写字,它们之间有联系吗?”我若有所思,我还真没想过它们是否有关联,这些纸上、布上的涂写我都喜欢。有整块时间了画油画,平时来画室写写字、搞搞水墨,几年下来也有不少作品。近日,我翻开自己所有的东东,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这些年点点滴滴,不管是油画、水墨,画里头出来的意境都有相似之处。这就是自己呼吸之间的“气息”吧!

也许是因为他不断思考和实践的缘故,他的作品一改以前那种学习、探索、模仿的痕迹,变得如此成熟,使人观后有引人入胜和余音绕梁之感。也许是他内在感情的自然流露,

  有道是写生即写人,正如他的知性、清爽,这些作品无异于艺术家的系列自画像:简洁、明快、赏心悦目。“心中的风景”一旦被释放,必将历久弥香。

  公元十九世纪之末,传入西画由重技巧而转为重观念,观念强势介入,于画面中显现为“非技术化”之趋势发展。然,一味失技能而强“观念”的现象导致艺术作品表现苍白而贫乏。有鉴于此,有识之家力求于画面中寻找二者之平衡。惠珺之绘画显显然有此思考:诗性内容与感性形式的契合,显示出其对技术掌控的稳定,并于技能中展示思想之跃动。

  惠珺的绘画多见秦韵风景,想来只有常识之风物景观而能令其畅怀。观惠珺之风景,虽绘附近之常景,却无北方之澥徙,恍惚余清澈南音之隅。显然,因诂古之雅风,沁于身心,贯融南北。往长安之诗范,情致亲切,而形式传缈于宁。此为惠珺绘画之一巧也。

  夏尔丹说:“我只画眼睛看到的东西。”保罗·克利说:“我只画心灵感受到的东西。”而杨惠珺,无论眼前呈现什么,却只专注于书写自己“心中的风景”。诚如那句哲言:艺术只对心灵和美感负责,而无关现实与历史——杨惠珺正是这样一位用真诚和热情“改写”现实的艺术家。

  我们知道油画语言是以色彩的丰富和造型的真实而感人至深的,这也成为油画语言与中国画不同的审美价值之处。杨惠珺在自己的油画作品中很好地把握住了色彩与造型的关系,把色彩的表现积极性充分地调动起来,使画面色调丰富,色彩表现力十足。由于画面的形体都服从于色彩的感受,这样使得每幅画中的具体形体都远离了自然状态,成为一种艺术化的象征,成为画家高洁、率真的人格体现,这种体现则是水乳交融和不露痕迹的。画面的色彩也不是自然色彩的罗列,而是经过心灵的醇化,达到一种高度意象化和主观化的表现状态,最为强烈地表现出了画家“中得心源”的一种内在感受,使画面色彩的表现力处在一种昂奋、内敛、激情的状态之中,画面视觉冲击力极强。

  可以说杨惠珺在艺术创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探寻到了油画创作的纯真之路,这一点是我们感到非常欣慰的,也是杨惠珺在艺术上不可限量之处的表露。希望他走好艺术路途上的每一步,使自己在艺术创作上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  于他而言,北方田园村舍也好,南国空山新雨也罢,景物本身并非状写描摹的内容,反倒像是一种活的媒介,有如画布和色彩的延伸,将他对生命的憧憬和盘托出。我们因此发现,那些熟悉的、甚至常常被漠视的场景突然鲜活起来,线条与色块开始自己谱曲,以独有的节奏焕发出生活的另一种姿态。

  杨惠珺在他的作品中,把乡村、自然放在较为突出的位置,由此可见他崇尚一种与自然交融的天人合一境界,试图给精神一个栖息之地,使心灵得到安宁。他的作品不是闭门造车地杜撰,而是徜徉于大自然之中,不断写生、感受的结果。由此在他的作品中没有了无病呻吟的造作,扑面而来的是率真、简约、纯朴的画面效果。我们看他的作品色彩因情绪和感受而变,热烈、清新、冷寂等变化丰富多彩,这正应了刘勰所言“神用象通,情变所孕”。画家在自然之中使自己达到一种主客相融的境界,用心灵去感受自然,把自然的特征人格化,使阳光、树木、花朵等一草一木都体现出无限的意象,充满着主体精神;画面的笔触、构成都服从于主体精神的彰显。画家也很好地处理了主观与客观的关系,使自己的作品游离于主观和客观之间,既表现出丰富的现实特征,又体现出无限的精神含量,使作品摆脱了那种概念化、程式化的惯性创作弊病。

  不同材质,不同方式的表达都是外在,个人的“气息”很关键。就像吴先生当年水陆兼程,但不管是水路还是陆路,都是他在行走。

  可见,惠珺之油画并不假“观念”而趋附,其制绘以技巧而传思想,此其一妙之能,是谓,技术的思想。

  与惠珺相识一杯茶间,初见并未为其油画所吸引,为其儒人风雅而及扇面文人小品所感。想见习西画者往少见于卿卿之细文,因而为之动容。再见之油画风物,随感渐渐而进入。

《艺展中国》心中的风景·杨惠珺油画作品展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