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图片 >

云屏三峡:发现独特的中国诗画意境

时间:2019-08-11 11:1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Getty images 签约摄影师 人民日报社《民生周刊》特约旅行作家 微信公众号:清风视界

  由甘肃两当县南行约20公里,来到一处幽深僻静的深山峡谷。这里秀峰群立、层峦叠嶂、雄关险隘;山涧溪流清沌,河内碧潭映翠;这独特的山水风光集北国之雄奇和南国之秀丽于一身。云屏历史上是一条由关中及广大西北内地入川的蜀道之一,历史上此地曾置黑水县,有诗赞曰:黑水城,云屏三峡:发现独特的中国诗画意境四道门,通巴蜀,噤秦陇。

  在宋代诗人看来,荒寒可增酒兴,催诗情,添画意,更能把人引向宁静淡泊、萧然出尘的庄禅之境。

  这些酷爱“寂寞无人之境”的艺术家,正像老子所说的,“我独异于人,而贵食母”——我的选择在心灵的超脱,心灵的安顿,宁愿在寂寞的天地中存在,我的心属于孤独、幽冷、清净和稚拙,而与躁动、繁杂、欲望的世界绝缘。

  南宋大诗人陆游《秋夕书事二首》(其二)云:“僧阁荒寒外,渔村缥缈间。画工今代少,谁为写家山?”放翁也像王安石一样感叹缺少画工,不能描绘出僧阁的荒寒与渔村的缥缈。

  云屏三峡有壁立千仞尽显雄奇的大山,也有生长在高山之巅树龄逾千年的云杉、冷杉、红豆杉等珍稀名贵树种组成的原始森林,以及充满传奇色彩的高山草甸、天池、牧场、瀑布、溪流、溶洞等自然风光,还有着浓郁人文色彩的庙宇、寺院、古树、石塔、佛洞等大小景点60余处。

  很多艺术家注意到倪云林“无人之境”的独特内涵。“无人之境”,在宋元以来的中国艺术传统中,是很多艺术家的追求。这里的空亭、空山、空谷、虚舟等等,不是为了贮藏更多,而是意在无人。因无人,就萧索,就空灵,空灵中,一切就会自在活泼。

  王安石《秋云》:秋云放雨静山林,万壑崩湍共一音。欲记荒寒无善画,赖传悲壮有能琴。诗人明确表达他十分喜爱山林的“荒寒”景色,却遗憾没有“善画”的高手将其展现出来。

  来到云屏三峡我首先想到是米芾的绝句《秋林》:淡墨秋林画远天,暮霞还照紫添烟;《致爽轩四首》北固清绡外,西山淡素中。一天烟雨好,未独爱霜空。米芾擅长画水墨山水,开创了被称为“米家墨点”的新画法。他这两首诗选取秋林寒山、暮霭烟雨之景,又有意用“淡墨”、“淡素”、“画远天”等词语突出这种淡远的水墨写意画韵味。这里的景象正如诗中描写,仿佛看到古人笔下的意境。

恰恰相反,没有云彩的飘动,中国绘画的荒寒境界几乎荡尽人间风烟,艺术的寂寞世界里,中国艺术家追求“山林气象”并不意味他们喜欢山间的安静,但并不表明中国画家对表现人间的事情没有兴趣,没有鸟儿的细语,他们要在荒寒的世界中追求深沉的人生感和历史感。没有花朵,而是一种远离俗世、自在超越的代用语。没有色彩,就是为了突出“非人间”的色彩。几乎要把人间的一切“色”的内容都拿去,没有浪花。

  宋诗中所写的荒寒景色,多是秋冬之景,常见的物象是夕阳残月、凝霜积雪、阴云迷雾、苍烟枯木、空林落叶、荒山古寺、孤林野店、老屋疏篱、断桥寒水、等等。宋代诗人以他们的诗心、慧眼与妙笔,偏要从这些极易触引人们忧愁怅惘的客观物象中创造美的意象,表现出美的情趣来。

  古人诗中营造了荒寒之境的作品,蕴含着丰富复杂、细腻深微的情思意蕴,有政治性现实感强烈的,但更多是远离现实超尘绝俗的,都是诗人心灵的写真。宋代诗人是把“荒寒”作为一种美的景色、美的情趣、美的画面、美的意境来寻找、发现与表现的。

  元代的画家和诗人倪云林,是影响后世最大的元代画家,如董其昌、石涛等巨匠均引其为鼻祖,石涛的书法题画,从精神到体式皆是以倪云林为法的。明代江南人以有无收藏他的画而分雅俗,至今仍被评为“中国古代十大画家之一”。

  在秋冬的云屏三峡景区可以找到很多倪云林画中意境,淡墨秋林、空山无人、松语泉应……

  自古中国画家就喜画雪景。文徵明说:“古之高人逸士,往往喜弄笔作山水以自娱,然多写的是雪景。”秋日的疏木,冬日的枯枝,春日的老芽初发,都被笼上了一层寒意。

  苏轼说:“天公水墨自奇绝,瘦竹枯松写残月”。云屏三峡的美,就如宋诗中的美,就是一种画境的美!

  这一切在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和美学研究中都不太多见,他们无法解释这样的东方情节。

  宋诗中的荒寒之境还富于绘画之美,北宋画家李成、范宽、董源、巨然等善写山水寒林、气象萧疏之景,南宋李唐、刘松年、马远、夏圭也无不喜绘荒寒凄清之雪景。

  他作品个性鲜明,笔墨奇峭简拔,近景一脉土坡,傍植树木三五株,茅屋草亭一两座,中间上方空白以示淼淼的湖波、明朗的天宇,远处淡淡的山脉,画面静谧恬淡,境界旷远。整幅画不见飞鸟,不见帆影,也不见人迹,总是一湾瘦水,几株疏树,一痕远山,疏林下的小亭子空空荡荡,了无一人,一片空旷孤寂之境。此种格调,前所未有。

  “荒寒”固然是荒凉、寒冷、空旷、萧索,但它又往往同清新、清空、清寂、清旷、清奇、清远相联系,显出气象萧疏,情调淡泊,高风绝尘,清雅脱俗,宋代文人就是喜欢这样的景象与意境,而云屏三峡就有这样的意境之美!

  其中大阳山是西汉水与嘉陵江的分水岭,从火地村起至广金方向的大阳山顷,依次经过土地峡、观音峡、西沟峡,人称云屏三峡。峡谷全长约100余公里,方圆400平方公里。

  在如诗如画的云屏三峡景区,一路行、一路赏,发现和品味着的中国传统诗画中独特的审美意境,流连忘返……

  山水画中不画人,在宋元以来的山水画中很普遍,一方面受到传统绘画构图的影响,另一方面则出于思想观念的考虑。倪云林刻意创造一种“寂寞无人之境”,其实表达的是脱离凡尘、超越世俗的思想。

  倪云林创造的这个寂寞的世界,将中唐五代以来中国画这方面的追求推向了极至,又深深影响着他的后继者。包括沈周、文徵明、董其昌、渐江、石涛、八大、四王吴恽等绘画大家,无不从倪云林这里感受他的至静至深的寂寞气息。

  宋诗中荒寒之境的绘画美,更多是像用枯淡之笔皴擦或用淋漓水墨晕染出的图画。这是因为水墨写意山水已成为宋代山水画的主流,用水墨或素淡色彩,也更适宜于创造荒寒淡雅的意境,表现士大夫文人超凡脱俗的闲静趣远之心。所以宋代诗人大多喜爱并赞赏水墨画。

  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苏轼,曾赞扬唐代王维的画“萧然有出尘之姿”,推崇韦应物、柳宗元的诗“发纤秾于简古,寄至味于澹泊”,并把“萧散简远,妙在笔画之外”和“高风绝尘”当作诗歌艺术的理想境界来追求。 苏轼的这些观点,表达了宋代大多数诗人、书画家共同的审美趣味,从而得到广泛的认同与赞赏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